因法之名:陈硕苦劝梁阿姨为许志逸作证 邹桐和仇曙光查出重要线索

时间:2019-04-29 15:55       来源: 汇添富娱乐

邹桐考虑再三决定休假一周,马处长当场批准,邹桐出门看到在大厅枯坐的刘成,觉得很抱歉,邹桐给他当年所在的县法院写信,可始终查不到刘成的判刑记录,邹桐只好向他如实说明,还劝他趁早放弃,安心回家过日子,可刘成确实蹲过一年的监禁,他坚持要为自己洗清罪名。

因法之名:陈硕苦劝梁阿姨为许志逸作证 邹桐和仇曙光查出重要线索

许子蒙接受了邹桐的建议,鼓足勇气来看许志逸,许志逸看到十七年未见的儿子,激动之情溢于言表,父子俩四目相对,许志逸迫不及待对他嘘寒问暖,可许子蒙却面无表情,直截了当逼问他是不是杀人凶手,许志逸矢口否认,可许子蒙亲眼看到他偷偷藏起那把水果刀,许志逸顿时明白许子蒙十七年不肯见他的原因,反复声明水果刀上有他的指纹,他不想引起警方的怀疑,才不得不藏起来。

许志逸承认案发当时在情人家里,并且承诺三年以后出狱会加倍补偿他失去的父爱,可许子蒙背负了整整十七年的压力,他无法原谅许志逸的背叛,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,许志逸望着儿子绝情的背影痛不欲生,他仰天大叫自己不是凶手,可许子蒙早已经远去。

许子蒙一出门就打电话约邹桐见面,他知道许志逸不是杀母亲的凶手,可已不能再接受这样的父亲,他苦苦恳求邹桐不要再复查此案,邹桐希望他站在许志逸的角度考虑,许志逸背负莫须有的罪名服刑十七年,可许子蒙却觉得此事对他伤害更严重。

邹桐一回家就听母亲谴责许子蒙对葛晴的冷遇,邹桐忍不住向母亲倾诉内心的苦闷,她眼睁睁看着许志逸被冤枉却无能为力,许子蒙也因此失去了爱与被爱的能力,玉平看邹桐被折磨得痛不欲生,只好说出邹雄不是因为阻止邹桐和许子蒙的事而死,而是打电话让她把许志逸案子的卷宗送过去才出车祸的。

因法之名:陈硕苦劝梁阿姨为许志逸作证 邹桐和仇曙光查出重要线索

玉平承认邹雄生前就已经决定向院里提交申请复查许志逸的案子,她让邹桐继续查下去,一来是给许志逸一个机会,也能给她父亲一个交代。当天夜里,邹桐来到父亲的书房,她面对逝去的父亲,心里暗暗下定决心。

许子蒙很晚才回家,葛晴因为害怕还没有睡觉,许子蒙对她嘘寒问暖,葛晴就讲起父亲当年被绑架的事,然后鼓足勇气请求许子蒙和她一起睡,许子蒙一言不发,葛晴以为他是默许,就兴高采烈去铺床,没想到许子蒙却悄悄回到了书房,比企鹅对她避而不见,葛晴伤心不已。

邹桐向陈硕说明自己的决定,希望得到他的理解,邹桐决定饶过陈谦和,他就不会受到伤害,只要让目击者梁阿姨站出来作证,陈硕带邹桐来找梁阿姨,梁阿姨担心引火上身,不但不承认见过许志逸,还强行把他们赶走了。

邹桐立刻回来找王守一求助,王守一发现另一个线索,案发现场有一根只剩下4.5厘米的蜡烛,王守一认定这是凶手想引爆煤气罐毁尸灭迹,可许志逸家的煤气罐存量太少,凶手的阴谋失败,邹桐立刻准备了很多蜡烛,每二十分钟取一个样子,现场演示来计算案发时间。与此同时,仇曙光也发现了这个可疑线索,就和同事们一起做燃烧试验。

因法之名:陈硕苦劝梁阿姨为许志逸作证 邹桐和仇曙光查出重要线索

陈硕很快办好拆迁补偿款的案子,让梁阿姨和那些知情阿姨们来签协议,陈硕事先说服那些知情的阿姨们出面指证梁阿姨,还承诺免掉她们的律师费,梁阿姨也来领补偿款,她们一口咬定梁阿姨说过许志逸从袁立芳家逃出来,可梁阿姨担心郑天会伺机报复,陈硕向他讲明利害关系,梁阿姨才答应为许志逸作证,陈硕让她写下证言,并按下手印,立刻交给邹桐。

仇曙光根据蜡烛的长度算出点燃的时间是三小时,因此推断案发时间是7点50分,而不是许志逸交代的9点多,案发时间许志逸一直在单位,根本不可能作案,王守一和邹桐也算出了这个结果,他们因此认定许志逸不是凶手,仇曙光把结果告诉葛大杰,葛大杰把自己关进房间久久没有出来,他仔仔细细查看了许志逸杀人案的卷宗和证据。